新闻动态 News >> 返回首页


59.webp.jpg


沙茶是个吃货,物以类聚,结交的好友也多是好吃之人,平日里“吃”成了好友们交游同行的一大目的。前些日子,和友人相约厦门故宫路的四里沙茶老店。这沙茶面一上,就香气四溢——味道正港用料足,唯一让人惋惜的是如此美味却盛在一次性餐具中。试想,若是这红亮的汤头、丰盛的面食盛放在粗陶制的大碗中,古朴美观,色香味形俱全了,不才对得起这传承二十年的美食吗?村上春树说过,肉体是心灵的神殿,不管在那里供奉什么,它都应该更强韧、更美丽、更清洁。以此类推,食具不也正是供奉食物的神殿,不该如此轻慢才是。

60.webp.jpg

孔老夫子说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”饮食既是人生头等大事,好之者众,围绕着它的话题和衍生的艺术自然少不了。但人们想到的大多都是美食本身,可否想过,这与美食相辅相成的食具也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。清代的文人袁枚也是饕客一个,只不过好吃到一定的水准就被称为美食家了,他在《随园食单》中说:“古人云,‘美食不如美器’,斯语是也。”,具体地说就是菜肴出锅后,该用碗就要用碗,该用盘就要用盘,“煎炒宜盘,汤羹宜碗,参错其间,方觉生色”,相得益彰。四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已把饮食器皿作为审美的对象,制作出了刻有鱼形等花纹的彩陶盆,慢慢地,放置食物的材质多样丰富,从一片碧绿的蕉叶,到质朴寻常的木作漆器、铁具、铜器、搪瓷,乃至华丽昂贵的玉器珐琅,但无论哪一种材质都比不上陶瓷应用得广泛。瓷器在美食的进化史上,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,虽说食物肯定是主角,食具为辅,但只有搭配得宜,这美食才能“色香味形感”都达到完满的境地。

61.webp.jpg

瓷器作为食具在不同时代都打上了各自生活习惯和文化审美的烙印。由于佛教的盛行,南北朝的食具杯盏的莲瓣纹饰盛行;开放的隋唐很多陶瓷餐具带上了胡地的异域色彩;宋代“理学”之风下,士大夫们仰慕内涵静观的人生价值,饮食器具也以畅神适意、欣赏愉悦为重,文静典雅、平淡天真;元代的元青花在青花瓷的发展上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,那时代流传最为广泛的是竹节高脚杯,也称“上马杯”,便于端拿,可在马背上畅饮,可见蒙古人的豪放;到了明清,制瓷工艺登峰造极,明代的“宣、成、嘉、万”瓷器,清代的郎窑瓷器,外形珠圆玉润,玲珑剔透,制式多样,什么肴馔配什么餐具,讲究精妙。艺术和生活,大雅和大俗,在陶瓷食具中,完美融合。

62.webp.jpg

什么食物配什么餐具,古今中外都讲究,这个和生活中穿衣打扮是一个道理,再美的人儿,穿错衣裳搭错饰物,不仅是姿色增减的问题,可能直接由女神奔村姑去了。搭配错器皿,食物的味道也会失色不少,因此菜肴与食器在类型、色彩、纹饰上的搭配都要和谐舒服才是。《随园食单》中说:“大抵物贵者器宜大,物贱者器宜小。煎炒宜盘,汤羹宜碗,煎炒宜铁锅,煨煮宜砂罐。”也就是说菜肴的类型要符合食具的器形。颜色的搭配上,冷菜和夏令菜宜用冷色系的食器;热菜、冬令菜和喜庆菜宜用暖色食器,除此外还忌讳“靠色”——如若将青蔬盛在绿色盘中,定显不出食之鲜绿,若改盛在白瓷盘中,则显得清爽悦目,勾人食欲。菜肴与纹饰的搭配也要合适,若将炒肉丝至于纹理细密的菊花盘中,散乱邋遢,食欲减半,若置于绿叶盘中立即赏心悦目。食材和食具这两者搭配得宜了,吃饭就不仅仅是果腹充饥,乐趣也多了起来,再矫情一点,就称得上生活的艺术了。

63.webp.jpg

64.webp.jpg

相信G20峰会的那场西湖边的音乐会让大家看得如痴如醉,要知道那厢在晚宴中的瓷器也同样营造了一幅“西湖盛宴”的景观——青山绿水的写意工笔,把西湖的荷叶莲蓬、雨滴翠竹、杨柳烟桥都纳入到精致小巧的杯盏碗碟中来。想象那茶香四溢的龙井虾仁、酸甜可口的西湖醋鱼、肥而不腻的东坡焖肉等美食盛于其中,是怎样一种享受。当然,我等寻常人家,这些滋味只能靠想象了,不过正如清代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说过“人无贵贱,家无贫贱,饮食器皿,皆所必须”,不管是富贵还是贫穷对于器皿和家具都是同等重要,这种趣味我们也可在生活里自己创造。

65.webp.jpg

因为馋,所以只好练就好厨艺,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,基本上若不是需要雕刻功夫或材料难觅的手工菜,沙茶食过都能猜出一二,回家自己依样画葫芦,做出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。一来二去,家中的食具也添置了不少,意大利面面碗、韩国拌饭的砂锅,各种风格不一花色不同的陶瓷餐具,收拾之苦只有自己知道。后来精简成了两套,一套是纯白的唐山骨瓷,方形的碟子、方形的碗,任何颜色的菜肴,往这凝白的骨瓷一放,红的绿的,清爽明媚,都是道风景。另一套是日本美浓烧的绿梅,有点粗糙的质地,满满的古朴和风,闲暇时做些荞麦拌面、寿司饭团,加点芝麻、撒些海苔,疏疏朗朗又是另一番景致。自娱自乐中,满足了自己和家人,也造福了登门的朋友,这其中乐趣,动手的人应该体会最深。


除了自娱自乐,这陶瓷食具,也具备了仪式感的隆重。母亲是节俭之人,从五六十年代里成长起来的人,平日里不讲究这些个花架子,饭菜倒是日日丰盛,但是摆盘用具都很随意,但唯有个例外,就是春节的年夜饭。大年三十一早,家里院子就晾着放了一年拿出来重新洗刷的全套陶瓷餐具,汤碗饭碗、鱼碟炒盘、汤勺筷架,一应俱全,洁白发亮。一下午煎煮炒炸,到了傍晚,便是满满一桌的好菜,加上葡萄酒,家人团座,这顿饭特别美味。细琢磨,除了母亲的一手好厨艺,这餐具也功不可没。日子太平淡,有了一个小小的仪式,生活就变成美而可期待的,这特别的陶瓷器皿,成了实现这种仪式感最好的道具之一。

66.webp.jpg

三四十年前那个精神和物质都匮乏的,拿着“人民公社好”的大瓷碗,端着白色的搪瓷牙杯,吃饱喝够就足矣的年代已远,虽然大家生活大多还是奔波辛苦,但也算有了点追求,就如音乐、电影、旅行等等,前几者兴许是叶公好龙,但是对美食的追求定是实实在在的,包括整日嚷嚷减肥者。沙茶觉得,不管是不是吃货,忙里偷闲给自己给家人准备好酒好菜之时,别忘了有了美食还要有美器,此两者全,口腹之欲,精神需求,都一并满足了,岂不美哉!


供稿人:沙茶

上一篇:孤独了,去一趟博物馆吧!
下一篇:我们,还在路上

汉侯博物馆

HANHOU MUSEUM

 

请关注汉侯公众号

地址:泉州(南安)光电信息产业基地创新路

电话:13799892999 开馆时间:周一至周五:9:00-17:00
邮箱:791969363@qq.com 休馆时间:

Copyright © 2015,HanHou Museum.All Right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