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 News >> 返回首页


111.webp.jpg


赏瓷之人各有所好,有人赏的是瓷色质地、器型之美,有人赏的是其背后的故事渊源,有人赏的是一个时代的兴衰。尽管史书记载无法详实全面,尽管每个人的知识不可能都如考古学家般渊博缜密,但在这方寸器物间,因人不同也会有不同视角的不同解读,为此这远古保存之物才有了新的生命。从中我们既能看到大时代的金戈铁马,也能品到市井生活的烟火生气,可谓趣味十足。

粉盒,对女性来说甚是亲切,它貌似与时代风云无甚关联,其实这日常小物却很值得玩味。它不仅是女子的生活妆奁用品,也是情人、达官贵人送礼之物,那个年代沧海桑田的变迁,亦化作独特的审美品位融入其中。古代的粉和胭脂从战国时开始流行,到唐宋尤盛。粉盒在唐代十分普遍,但还较粗糙,到宋代后,它的设计和工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,从中我们可以窥见两个时代的审美情趣的变迁,粉盒如此,其他方面亦然。唐代国力强盛,开放包容,彼时盛行的美的标准为丰颊肥体、美色艳态,女子的妆容艳丽,就如唐三彩的雍容华贵。而自宋起,文化开始显得保守、拘谨,女性美的标准为娇小端丽、瘦削轻盈。由于国家外来战乱争端不断,国库吃紧,崇尚节俭,加上多任皇帝崇尚道教,因此,女子的衣着妆容多清丽端庄简朴。这些审美的差异变化,展现了两个时代的变迁。

汉侯博物馆馆藏的几个德化窑宋、元粉盒,其器型平淡清真,色调单纯,含蓄质朴,这种极简主义,今天看来,丝毫不过时,粉盒亦如此。宋、元粉盒瓷色细洁静润,造型简约,平易之中透着深厚的韵味,虽是女子日常梳妆之物,却能给我们许多想象——主人许是一位娴静清秀之女子,就如李清照《丑奴儿》中写道“晚来一阵风兼雨,洗尽炎光。理罢笙簧,却对菱花淡淡妆…”生活中的这位女子定是淡妆端丽而非浓妆艳抹,衣着也应是简朴素净的。今人不见古时月,但这些小细节都折射出了宋代生活的意蕴、习俗,我们也可借此去解读那个遥远的年代寻常人家的生活。

瓷器的意蕴美是与该时期的民族性格、民族精神一致的,它的身上总或多或少会留下时代的刻痕。除了造型外,有的粉盒上刻有文字,如有“天下太平”四字,又令人联想到宋元时代的变迁——两宋边境外族的入侵、时局的动荡,女真族铁蹄的扫荡,彼时黎明百姓对“天下太平”的渴望也倾诉在这洁瓷素龛中,真切、迫切。  有的上刻有“吴道生,庚子年”私人纪年款文字。透过历史,在文物之前,人,不过是匆匆过客,转瞬灰飞烟灭,只有文物,释放灵性,流转千年,恍若隔世。

历史的风云变幻、百姓的诉求、平凡人的日常都浓缩在这小小粉盒中间。读瓷,如读史,也如读寻常故事,不亦乐乎,可谓方寸中有乾坤!

112.webp.jpg

113.webp.jpg

上一篇:德化县副县长蒋文强到汉侯博物馆协商“在洞上陶
下一篇:中共南安市经济开发区工作委员会全体党员到汉侯

汉侯博物馆

HANHOU MUSEUM

 

请关注汉侯公众号

地址:泉州(南安)光电信息产业基地创新路

电话:13799892999 开馆时间:周一至周五:9:00-17:00
邮箱:791969363@qq.com 休馆时间:

Copyright © 2015,HanHou Museum.All Right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