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 News >> 返回首页

今天,你幽默了吗?  

——《看见》之趣味陶瓷


中国人的人生多乏味而沉重,所以无数人发出苟且之叹,诗和远方如此遥不可及,是不是没有药可以治疗这无趣苟且的人生了!其实不然,窃以为如果有“幽默”这剂良药,倒也可做强心针用用。正如朱德庸所说“幽默是对无奈人生的一记重拳”,这剂药虽不能治本,但至少能让内心轻松强大一点,看问题也豁达开朗一些吧。不过中国人似乎大多缺乏幽默感,这幽默并非贫嘴、搞笑、寻开心,其格调品味要高出许多,轻松发笑只是外壳,精辟透彻的顿悟才是内在。所以,有人说,拥有幽默感的人,一定是上帝眷顾的。国人有没有幽默感,争论由来已久。鲁迅和林语堂就有不同的见地,鲁迅认为“皇帝不肯笑,奴隶不准笑”,在中国这个讲究君臣文化、排资论辈的环境里是熏陶不出幽默感的;而林语堂曾说过这么一个段子——外国人提问“中国人有幽默感吗”,这无异于阿拉伯商队问人“撒哈拉沙漠里有沙子吗”,在林看来中国人显然是幽默的人种。两种说法,簇拥者各众。说实话,我觉着,中国人与西方人比起来确实少了许多幽默的天分。很难想象深宅大院、辈分森严,缺乏对个性和多元包容的环境里会有多少幽默生长!所以大多数国人生活得沉重而麻木,像苏轼、郑板桥一般通达幽默者少之又少。到这里,似乎有扯远了之嫌!但看到苏献忠的作品,不由得会想,那么严肃的德化瓷,竟也有如此趣味横生的表达,我们是否也应调整步伐,慢下来,享受一下这种幽默?参了人生,又疗治了心灵,何乐而不为!


271.webp.jpg


看过苏献忠的一段专访,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帽子,加上很闽南的普通话和随和乐天的表情,在我看来,这个艺术家虽潮却潮得接地气。言谈中听到最多的两个词是“快乐”和“玩”。他很潇洒地说,连玩都不会,还能做成什么?这话深得我心!诚实、率性,能把艺术玩得那么美、那么丰富、那么随兴所欲,没有过人的灵性和天分,是做不到的。这灵性和天分里,幽默感又占了很大的比重。


传统的德化瓷讲究捏、塑、雕、刻、刮、接、贴等技法,人物题材的作品比例协调,工艺严谨,形象完美,和中国主流文化的审美一脉相承,但会令人觉得缺少了趣味性,没了趣味,久之,我等寻常人便觉得索然!这就如同无个性不会聊天的美人,美则美矣,过目即忘。趣味,是种令人玩味的东西。苏献忠的许多作品,正是用这种东西抓人,让人发笑,耐人琢磨。虽说中国瓷塑的主流是缺乏幽默感的,但实际上,“趣味”也曾是古代雕塑讲究的表现手法之一,只不过这种充满趣味的顽皮,在明代朱程理学之后的所谓正统思想的钳制下,失去了开花茁壮的土壤,实在可惜。最早山西仰韶出土的一红陶器具,残片上的面容只用了三笔勾勒出眼和嘴,在喜感中充分诠释了“尴尬”这一表情,而“尴尬”中又有悲怆,令人“哭笑不得”, 是嘲笑自己,还是嘲笑命运,诸位自己体会!周汉之间的青铜胡人笑俑,高高的颧骨,笑得憨傻充沛,只要一瞻视,即让人忧患一时俱空。这样的例子其实不罕见,汉代说书俑、霍去病墓的石雕,唐代唐陵的石狮、天王力士俑等不胜枚举。值得一提的是唐代的三彩俑,不论是怒目而视的天王,还是娴雅丰满的贵妇,还是谦恭微缩的侍从,都给人一种言之不尽的趣味感,人物的比例不讲协调,色彩的搭配要么极度质朴要么极度夸张。这些雕塑或天趣盎然,或诙谐发噱,或狰狞恐怖,都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,讲究对“神韵”的追求,夸张、变形,内容和表现的自相矛盾,如喜剧一样,让你发笑,也令你沉重。这种幽默的趣味,以前在我看来和德化瓷作是沾不上边的,现在却在苏献忠的作品中充分领略到了。苏献忠“玩”陶瓷,“玩”出了新的高度,那种特立独行的不羁和异常的敏锐着实让人讶异和佩服。有人说他是“颠覆”,我觉得既是颠覆,又是另一种形式的传承,颠覆陶瓷界主流的创作审美,继承了明代之前丢失已久的趣味幽默,又有了当下的存在感。


272.webp.jpg

273.webp.jpg

苏献忠有一趣味之作——《不冬眠的熊》,巨大的浮冰之上,在角落站立着一只直立愤怒的熊,毛发竖起,瞪大眼睛,但这熊在浮冰上的所占比例很小,以至于它的愤怒显得没有足够的分量,荒诞而充满调侃的意味——“我不敢睡觉,我怕醒来的时候,北极不见了,海豹不见了。”这何尝不是我们的心声,笑过后,沉淀在心里的有满满的沉重。诸君都听过杞人忧天的故事,这多思的杞人被苏献忠用夸张的形象塑造出来——紧缩的眉头,夸张的鼻子,下垂的嘴角,不和谐却带有喜感的五官在胖脸上堆叠成复杂忧郁的表情,杞人担心天会塌下来这是个众所周知的笑话,但今天的大气污染、太空垃圾的逐年递增,杞人之忧或许不再只是个笑话,而是你我都要面临的窘境吧。《猪哭了》中一只不美不憨态可掬的猪趴在地上,黯然神伤,双耳低垂。这有趣的创作,来自于作者朋友的一句调侃,“减肥,不吃猪肉了!”,苏献忠抓住调侃中的灵光一闪,用这只悲伤的猪反思了黄浦江的死猪事件。这种趣味不同于低一等级的滑稽,风趣逗乐,谐谑顽皮,但又婉而多讽、感而能谐。


274.webp.jpg

说到苏献忠的幽默感,不得不提我最喜欢的《“误”读水浒》,就是这一系列的“误”读,道出了我对作品的看法。一向不喜欢《水浒》,108个英雄好汉,勉强能喜欢的只有鲁智深和林冲,真正官逼民反的细看深究下去也不多,好汉们各种逼同伴上梁山的方法,手段毒辣,视人命如草芥,女子可轻,家人可弃,孩童可杀,七星聚义,归根结底也是出于权利和利益的追逐,和曹雪芹的充满人文关怀的悲悯差距千里。巧合,也看过德化其他艺术家所创作的水浒108将,技法娴熟,细腻精美,思路正统,个个都是气宇轩昂,义薄云天的高大勇猛。回头再看苏献忠的“误”读,人物多了卡通的意味,身量变矮小了,头部比例变大,表情的悲喜都带有戏谑的味道,英雄的光环褪去了,这种简单夸张、趣味的表达,传递出苏献忠对《水浒》的思考——也许水浒就是一出名利场的追逐,这种幽默本身就是一种智慧和率直的表达。

275.webp.jpg


276.webp.jpg

苏献忠的趣味作品还有许多,等待你来共赏,在他的快乐陶瓷和“玩”心后面,是一种对世事更透彻的洞悉和豁达。我们的人生不也需要这种幽默感吗?——调侃却不轻浮,智慧却不世故,看得透彻却不绝望。所以茶余饭后,静坐下来,问自己一句,今天,我幽默了吗?

供稿人:沙茶

上一篇:看见——走进汉侯,走近“大家”
下一篇:汉侯博物馆党支部获批成立

汉侯博物馆

HANHOU MUSEUM

 

请关注汉侯公众号

地址:泉州(南安)光电信息产业基地创新路

电话:13799892999 开馆时间:周一至周五:9:00-17:00
邮箱:791969363@qq.com 休馆时间:

Copyright © 2015,HanHou Museum.All Right Reserved.